-奥林匹克世界文明的理性之光是指「奥林匹克世界文明的理性之光」

奥林匹克世界文明的理性之光是指「奥林匹克世界文明的理性之光」

作者:娄晓琪、季燕京(分别系首都文明工程基金会执行会长、《文明》杂志社社长兼总编辑,首都文明工程发展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

什么是文明?文明就是人类理性秩序的形成与完善、发展和升华。什么是理性?理性就是人类对于自身的合目的性与合规律性的自觉把握,也就是社会思维方式与行为方式符合人类生存繁衍的目的性和生存发展的规律性,这就是共同体理性。它不是以个人绝对自由和以个人或集团利益最大化为目标而定义的所谓“绝对理性”或“无限理性”,因为这种“非理性”或“反理性”可能会为人类带来无尽的冲突和战争。

古代奥运会创建和兴盛于世界轴心文明时期,凸显了人类理性能力的大爆发。如今奥运会已成为普天同庆的人类现代节日盛典,206个国家和地区相聚于奥林匹克大家庭,通过奥运会展示青春与激情,激励着一代又一代青年成长,同时吸引着数十亿人的参与热情。如此规模的共同体标识,可以称之为“奥林匹克理性”。

“修昔底德理性”超越“修昔底德陷阱”

“修昔底德陷阱”已经是现代国际关系的俗语,来源于古希腊历史学家修昔底德的《伯罗奔尼撒战争史》。

如果仔细阅读这本书,人们就会发现,这个陷阱是发起和参与战争的人们用“疑虑”“误解”“仇恨”“崇拜战神”等心态和行为挖出来的,用中国古代话语来说叫“好战”“蛮武”,用今天的话来说就是“非理性”或“反理性”所挖的陷阱。

面对伯罗奔尼撒战争导致希腊文明的衰败,修昔底德在字里行间掩饰不住惋惜和悲伤。他给出了这样的总体评价,后来成为国际通用的至理名言:“一个人不会因为缺少了他经验中所没有享受过的好事而感到悲伤,真正的悲伤是在丧失了他惯于享受的东西后才会被感觉到的。”

这个“惯于享受的东西”是什么呢?当人们返回去再读的时候,终于明白这就是奥林匹克休战规则所带来的公平竞赛、共同祭神、节日庆典的和平时光。

公元前168年,罗马人把希腊并入版图,并继承了古代奥运会传统及其理性内涵,坚持和延续了奥林匹克休战规则。

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之后,在1993年第48届联合国大会上,121个国家一致通过奥林匹克休战决议。2000年,奥林匹克休战的概念被纳入《联合国千年宣言》。

人们看到,修昔底德是向往和平的,“修昔底德陷阱”实为“修昔底德指出的陷阱”,他指出争霸和战争是“好战陷阱”,是由群体人格或国家人格的非理性或反理性所造成的。

奥运精神:文明人格与理性人格的光辉

中国人为什么高度赞同并致力于弘扬奥林匹克精神?因为中国人认为奥林匹克精神就是文明人格的教育培养与理性人格的激励机制。

中国人的“文明”概念最早出现在《尚书》中。《尚书·舜典》说:“浚哲文明,温恭允塞。”这就直接标识了什么是理性人格,即与好战意识与蛮武人格相对立的人格。

公元394年,奥运会为改宗基督教的罗马皇帝所禁止。在此后的1500年中,奥林匹克精神散失了,休战规则也没有了,战争形态从世俗争霸或利益冲突转向宗教意识形态的“圣战”。也就是说,人类的好战、蛮武等“非理性”的一面被意识形态化后,大大小小的战争就会无休止地发生。

到19世纪末,尽管有了第一次工业革命的成功,但是好战意识或蛮武人格依旧大量存在,动辄出现民粹主义、种族主义或军国主义的战争叫嚣。当时只有29岁的法国人皮埃尔·德·顾拜旦在索邦大学发表了著名的《奥林匹克宣言》,他向世界宣告:“与你们一道,我会坚持不懈地追求,实现一个以现代生活条件为基础、伟大而有益的事业:复兴奥林匹克运动。”

顾拜旦认为,奥运会的真谛就是把高烈度的战争人格转变为以公平为基础的竞争人格,进而提升为追求卓越的竞赛人格,这就是崇尚和平的理性人格,从个人到国家,这是现代社会必须最大规模具备和拥有的,因此必须遏制好战意识和蛮武人格的增长。

1896年4月6日,首届现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在雅典举办,创立了现代奥运会的基本模式。顾拜旦坚信,体育运动可以让世界变得更美好,可以教育和影响全世界的青年和民众,使其形成追求和平和卓越的理性人格。

在克服了一战二战和各种冷热战的干扰之后,今天奥林匹克精神已经转化成世界文明体系中的学校体育课程、社区体育文化、城市体育运动和国家体育事业,成为理性人格的重要而有效的教育培养与激励机制。

奥林匹克的经济理性与公共性的强化

为什么奥林匹克精神也是经济理性?这是因为共同体理性主要产生于经济和利益交换行为中,也就是产业链、供应链和市场链、消费链相互匹配的形成机制。

古希腊是一个农牧工商并重发展的文明体,公元前8世纪开始逐步进入盛期,奥运会极大地加强了城邦之间的价值认同、经济交流和贸易扩展。可以想见,奥运会每四年一次,是一个数万人参加的超级“产业博览会”,吃穿用品堆积如山,到处洋溢着欢呼与热情。宗教礼仪的庄严气氛、世俗的快乐感受、竞争的效率力量、和平的安全机制融合到一起,这就是经济理性导致社会效益最大化的过程。

130年的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发展,呈现出奥运经济的理性在于对国际社会和国家精神面貌的改变、整体经济水平的提升和对于体育文化的带动等方面的效益,特别是对青年一代成长发展的激励机制。

高盛集团研究中心提出了奥运经济学的理念和研究方法,多次发表研究报告。结合众多学者的研究,有几个结论性的认识可以列出:一是奥运会真正变得全球化了,促进了体育文化产业、旅游服务业的发展,对于举办国及其相关区域国家的GDP增长有0.3~0.5个百分点的拉动力;二是奥运会影响力覆盖广泛,带动举办国基础设施和服务业显著发展;三是奥运会体育项目的数量随着时间的推移有所改变,对于把科技应用于体育文化产业有积极意义;四是通过连接各主办国构建而成的“奥运经济”的平均增长速度正在加快。

如今,奥运会所带动国家或地区的体育文化产业,在北美、西欧、日本均跻身国内十大支柱产业,美国的体育文化产业年产值甚至超过石化、汽车、航运等工业部门。

多年来受到奥运精神的鼓舞,中国体育文化产业的总产值增速始终维持在10%以上的水平,高于同期GDP增速。中国政府发布《全民健身计划(2021—2025年)》,提出到2025年中国体育文化产业规模达到5万亿元人民币的目标。

科技向善的理性光芒

《自然》杂志于2008年报道,1901年发现的、刻有奥运铭文的“安提凯希拉仪”,经过研究人员多年来的研究,推测是一种用来计算天体运行周期的古希腊精密仪器,可用于测算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的举办日期,称得上古代奥运会的“倒计时器”,制造原理可能来源于古希腊物理学家阿基米德。

这个考古研究成果展现了奥林匹克精神最初的科技内涵。在现代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130年中,伴随数次工业革命的成功,科技应用成为奥运发展的本源性动力,奥运会的举办极大促进了运动力学、运动服装、运动器材和运动医学等方面的技术进步。

2022年北京冬奥会再次显示了当代科技理性对奥林匹克运动的支撑。据报道,有200多项最新科技成果得到应用。第一类是北京冬奥做到了近零排放,即全面的绿色能源技术应用;第二类是绿色出行,即高铁和自动驾驶、全面的防疫技术应用;第三类是5G共享,视听技术达到5G 8K超高清;第四类是智慧观赛、运动科技、清洁环境等相关技术的应用。

“信息革命”助推奥运会的通信和信息服务达到“更快、更高、更完美”。在北京冬奥会16天的比赛期间,互联网全部点击次数超过100亿次,最高点击量为每分钟120多万次;在最繁忙时段,同时有近百万人使用手机观看;电信网络可使奥运会各场所同时发送100多万份电子邮件。

于是,人们期待着下一届奥运会将会有更多更强大的科技应用。

“奥林匹克理性”的内涵、愿景与未来

2021年3月,国际奥委会颁布新改革路线图《奥林匹克2020 5议程》,其理性的内涵与愿景表达为:一是团结,二是数字化,三是可持续发展,四是公信力,五是经济和金融方面的韧性。

回望奥林匹克运动发展的历史,古代奥林匹克运动会历经1170年,在古希腊和古罗马共举行了293届;从1892年至2022年,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经过130年的发展,已有23个国家的43个城市举办过夏奥会与冬奥会,“奥林匹克大家庭”成员已经发展到206个国家和地区,奥运会已成为影响力最大的人类文明盛典。

可以看到,“奥林匹克理性”具有现代性和超越性,所代表的文明境界和理性规则至今依然有效,对现代国际政治冲突病症具有“价值理性治愈系”的意义。我们也不难发现,这种有效性和治愈性将会持续在人类命运共同体愿景的实现过程之中体现。

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历史证明,“奥林匹克理性”就是弘扬奥林匹克精神,畅行奥林匹克主义,传播奥林匹克文化,开创人类理性的更大格局与氛围。放眼未来,期待作为人类文明瑰宝的“奥林匹克理性”,在全世界永恒地延续、传播与共享。

《光明日报》( 2022年09月28日12版)

来源: 光明网-《光明日报》

德国电信杯的赛事简介

德国电信杯是德国著名巨头电信,也是欧洲著名电信公司T-Home赞助的一项赛事。德国电信杯创办于2009年,比赛参加球队是四支。电信杯赛制不同于德甲联赛和德国杯赛:其比赛时间为上下半时各30分钟,如果在全场60分钟内打平,则采取互射3轮点球决出最终胜者。比赛采取随机抽签先进行两场半决赛,获胜的球队进入决赛,输的两支球队进行三四名决赛,共计4场比赛。球队是邀请赛,是邀请的,应该谁都可以参加,但是组织方为了吸引球迷往往找出比较吸引人的球队。对于参赛的各支球队来说,此赛事为检验夏季新援、查缺补漏提供必要的比赛条件。

德国电信杯的历届电信杯参赛球队

2009年:拜仁慕尼黑、沙尔克04、汉堡、斯图加特
2010年:拜仁慕尼黑、沙尔克04、汉堡、科隆
2011年: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汉堡、美因茨
2012年: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 汉堡、云达不莱梅
2013年:拜仁慕尼黑、多特蒙德、汉堡、门兴格拉德巴赫
2014年:拜仁慕尼黑、门兴格拉德巴赫、沃尔夫斯堡、汉堡
2015年:拜仁慕尼黑、门兴格拉德巴赫、奥格斯堡、汉堡